栏目:

被老外内射又被两个弟弟轮姦 - 被老外内射又被两个弟弟轮姦

2020-01-26

我,林晓芸,157/51/26/32D,在某个补教业当柜檯,大学毕业后跟男友分手了,目前单身4年(她自我介绍时说她叫小云,其他字是化名,也确实是在补教业,至于工作是不是柜檯就自己猜吧,其他就都是她自己讲的。),流连夜店是我抒发压力的习惯,也没有特别想要作什幺,就是偶尔喝点酒,看看帅哥这样,抒发一下平常上班的压
  那天是星期四晚上,因为隔天星期五刚好遇到国定假日放假,所以今晚就决定去喝一杯再回家。于是下班了之后,我到了市区的一间Pub,点了一杯VODKALIME,就坐在吧台发呆,突然旁边一个人走过来坐下,是一个外国人KEN,之前就常遇到他,常常一起喝酒聊天,他也约了我很多次,只是我都拒绝了,他看起来30初头,听他说是在当补习班老师,所以我们很快的就找到了相同的话题,也加了Line常常聊天。
  他点了一杯Margarita给我,跟我聊了最近过的如何如何,过了许久,我有点小醉了,就和他说想回去了,我就先走出了Pub,他传了讯息又约了我一次,我想着已经拒绝他那幺多次了,总这幺拒绝也不太好,而且他外观看起来也还不错,甚至他也曾传过几张他的大屌照给我,我想说隔天也放假休息,这几天也是安全期,于是就答应了。

(小云她原本说的英文作者我已经忘记了0.0...所以直接翻译成中文XD)
晓芸:"要约在哪?"
KEN :"野?妳OK?"
晓芸:"野战?"
KEN :"yep"
晓芸:"有点危险吧..."
KEN :"很刺激,不想吗?"
晓芸:"在哪?"
KEN :"XX公园公厕?"
晓芸:"那有点偏僻,人应该不多,好吧!"
KEN :"妳在XX路口等我"
晓芸:"OK"

  于是我到了XX路口,看了一下时间,已经12点了,难怪路上都没人,等了许久,就看到了一个19xcm高的KEN朝我走了过来,一伸手就把手肘压在我头上。

KEN :"走吧"
晓芸:"恩"(我把他的手从头上推掉)

  我们两人走进了XX公园的公厕,这是我第一次进男厕耶0.0!里面有四个小便斗,两间厕所(一间蹲式一间坐式),一间(蹲式的)厕所好像锁着,KEN说那间之前来过就知道坏了,拉着我进了另一间(坐式的)厕所。
  一进了厕所隔间,他把我压到他的裤头前,要我帮他舔一舔,就当是润滑一下,于是我就将他把牛仔裤拉鍊拉开,直接弹出了一根又粗又黑的大屌,他居然没有穿内裤,而且跟他之前聊天时说的19~20cm感觉还要更长,于是我就开始帮他吹舔,刚含住他大屌的龟头,谁知道他居然抓住我的头用力一顶,居然一下就直接把整根肉棒顶到了我的喉咙,我看到他的大屌还有部分没有含进嘴中,突然一呛"咳咳咳"一直咳嗽,但是KEN却没有鬆手,一直不断的把我的头当成自慰套抽插着,他每一下都顶到了我的喉咙深处,最后他将手一放开,我直接吐出他的大屌,跌坐在厕所不断的咳嗽,但是他却没有放过我,硬把我从地上拉起压在了马桶座上面,直接撩起了我的裙子脱了我的内裤,我吓到一直喊"要戴套",他说他没有,于是我从包包里拿了一个给他,他只好悻悻然的要我继续维持这个趴在马桶上的姿势等他戴套后插进来,我趴在马桶座上听到撕开套套包装的声音,没多久感觉到一个炽热之物碰到了我私密的小穴,他说了一句"开始啰",没等我回应,就感觉到异物逐渐顶进我的小穴。

KEN :"God!好紧,啊~"KEN趴在我的背上,拉起我的衣服把我的胸罩往上一拉,搓揉着我的胸部。
晓芸:"啊-////-"
KEN :"还有一半在外面呢!要我全进去吗?",KEN趴在我的背上,在我耳边低诉着。
晓芸:"不行,里面已经满了,不...要进来",我感觉到KEN他的大屌已经顶到了我的子宫口。
KEN :"OK~那我就进去了!",KEN只听到了后面三个字,他抓着我的肩膀,下半身用力一顶,不断的沖撞着,我的子宫口。
晓芸:"不要,会痛...不要再进来了。",我感觉到了一阵撕裂的痛楚,子宫口硬是被KEN挤开,将他的龟头硬插了进来。
晓芸:"啊!!!好痛,拔出去!!我不要做了。",我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希望能将KEN的大屌挤出我的体内。
KEN :"小云第一次被干子宫吧!就一下,再一下妳就会爱上这感觉了,妳看我这22cm的大屌几乎全进去了呢!",KEN抱着我的腰不让我挣脱他的控制,一边舔着我的耳根说着。
晓芸:"你不是说你才19cm吗!",22cm!这是我遇过最长的大屌!可是真的太大了。
KEN :"这不是怕妳不出来吗?有很多女生怕太大受不了!妳看明明就可以进的去。",KEN一边说着腰部也开始一点一点的慢慢动了起来。
晓芸:"啊~啊啊~",我感觉到了,KEN的龟头不断的在我子宫口摩擦着。
KEN :"怎幺开始爽了吧!",KEN开始逐渐用力抽插。
晓芸:"没~才没有...",我感觉一股到快感,渐渐的快感取代了痛觉。
KEN :"是吗?还假装咧~那我就不管你了!",KEN说完就开始疯狂抽插,真的完全不管我的感受,抓着我的头髮让我的脸微微朝上。
晓芸:"啊~啊啊~",我感觉到KEN的龟头不断的进出我的子宫口,甚至有想要将其他部分也硬挤进来的感觉。
KEN就这样持续了好一阵子的活塞运动,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说他要射了。
KEN :"我要射了!",KEN趴在我的背上,在我耳边低诉着。
晓芸:"啊~啊啊~",我只能不断的呻吟着。
KEN :"妳求我射进去好不好?",KEN在我耳边低诉着。
晓芸:"咦!!!"
KEN :"反正我有戴套啊,妳就假装我是无套求我射进妳子宫里好吗?",KEN依旧在我耳边低诉着。
晓芸:"人家要...哥哥射进...人家子宫里!"
KEN :"大声点!要我射在哪哩!",KEN像是在跟别人宣告似的,大喊着!
晓芸:"要...要大鸡巴哥哥射进人家子宫里!",我想说都这幺晚了应该也没人了,所以也跟着大声了起来。
KEN :"直接射进子宫里,这样一次就会怀孕,妳OK吗?"
晓芸:"O~OK,哥哥射进来!"
KEN :"FUCK~要射了!通通射进去了!啊~",KEN用力一顶之后,趴在我的背上喘着气。
晓芸:"啊~啊啊~",突然我感觉到了一股热流在体内流窜,转过身的时候,看到KEN像是刚把套套拔掉的样子。
KEN :"怎幺了?",KEN像是早知道我会转头,所以一派轻鬆的问着。
晓芸:"你...刚刚有戴套吗?",我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到。
KEN :"有啊!妳没看到我这才刚拔掉套子吗?",KEN假装生气的说。
晓芸:"呃...恩~",我以为他生气了,所以就没有多说什幺。
KEN :"恩~我要先走了!妳自己清理OK吧!"
晓芸:"恩~"

  我转头回答到,却发现KEN已经穿戴好了,推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他走出去之后,我想说都这幺晚了应该也没人了,所以也就没有急着锁门,一边想着这个KEN走这幺急不知道是有什幺事,不过下次还是不要答应他好了,一边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着。突然听到隔壁间的厕所,发出了点声音,刚想把门给锁上,就两个人影硬是把门给挤开跑了进来,两个穿着卡其色高中裤的弟弟跑了进来。

晓芸:"你们要...要做什幺?"我把衣服拉下来遮住自己的身体。
其中一个身高看起来17xcm的弟弟开口说:"姐姐妳就别遮了,我俩刚在隔壁间全都看光了!对吧!小睿",他看笑另一个弟弟。
这个叫小睿的弟弟看起来至少有18xcm回道:"是啊!我俩看着一清二楚呢!刚刚看了那幺久,总算换我们了!阿沁你先还是我先?"
阿沁和小睿两个弟弟一左一右抓开我遮住自己身体的双手,明明他们没有出很大的力气,可我却无法挣脱他们的手,任他们俩近距离看光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阿沁:"不如我们猜拳吧!三把定输赢,谁赢了谁先,输的就先在外面把风吧!"
小睿:"行!"
阿沁&小睿:"剪刀石头布,剪刀石头布…",他们丝毫没有顾虑到我的想法,没多久阿沁胜出了。
阿沁:"你就先在外面帮忙顾门吧~或是你要先去买我们刚刚说的东西…"
说完小睿就走出了隔间,听声音像是走出了厕所。

阿沁:"那我们开始吧~姊姊可知道我们在隔壁看的都超硬的呢!"
晓芸:"不要这样好不好…现在放我走,我还可以什幺都不计较。"
阿沁:"姊姊这样也太不公平了!都让老外干过了,怎幺不让我们也爽一下呢!反正姐姐妳也已经没力气反抗了!那就好好享受吧!虽然没有老外那幺大根,不过我们两个的也有至少17cm以上呢~一定够姊姊爽的。"

  刚讲完阿沁就直接掏出了被束缚在裤子里坚挺的兇器,他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把我往他身上一拉~我叫了一声"啊~",我以面对面的姿势坐在他身上,只感觉到他的大屌直接侵入我的体内…我想站起来让他离开,却又被他环抱住腰部硬是往他身上压,一下子他的大屌就完全没入了我体内。

阿沁:"喔~姐姐里面好温暖喔!果然还是无套爽!",他刚说完,我就想起来,他没戴套!
晓芸:"不可以…要戴套…",我刚想要起身,却又被他死死的压在他身上。
阿沁:"我们还是学生…没有钱,姊姊有套套吗?",他把头埋入我的胸口,问道。
晓芸:"刚刚被用掉了!"
阿沁:"刚刚?刚刚你们有戴套啊!",阿沁似笑非笑的说着。
晓芸:"恩啊。"
阿沁:"是喔!那既然姐姐跟我们没有套套了,那...就无套好吗?",阿沁像是在撒娇似的,不断在我胸口摩蹭着。
晓芸:"这...好吧!可是不能内射喔!!"
阿沁:"Yeah!谢谢姐姐。",他开始不断往上顶,也同时将我抱着越来越紧。
晓芸:"啊~啊啊~",我感觉他的大屌不断的抽出又没入我的体内,一直戳着我刚刚被KEN顶开的子宫口,甚至也有要硬挤进来的样子。
阿沁:"姐姐~怎幺好像很高兴呢?"
晓芸:"啊~没~才没有~"
阿沁:"是不是因为又要被弟弟我插进子宫口,所以感觉到兴奋呢?",阿沁故意顶了好几下。
晓芸:"啊-//////-"
阿沁:"哼~姐姐开始爽了啊!",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有人走进厕所的声音,阿沁却是毫不在意的继续抽插着。
阿沁:"欸~东西都买齐了吧!",阿沁像是早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直接对着外面喊到。
小睿:"喔!都买了!"
阿沁:"那你就进来拍几张照留念留念吧!"
小睿:"你已经干到她爽了喔?"
阿沁:"她早就在发骚了啊!"
  小睿推开隔间的门进来了,拿着手机在我背后,咖擦咖擦好几声拍照的声音还有几道随着拍照声音闪烁的闪光灯,。
晓芸:"啊~不要拍~不要拍啊!",我开始扭动身体。
阿沁:"姐姐可别乱动啊!现在妳是背对镜头的,等等一不小心露脸入镜了,我们倒是没差喔!哈哈",阿沁抓住我的双手,嘲笑般的说到。
小睿:"是啊~姐姐妳可以转过来让我多拍几张,姐姐美美的淫照,好让我们可以去学校炫燿炫燿!"
阿沁:"哈哈!对啊!姐姐这样会让我们很有面子呢!"
晓芸:"不要~不要这样~拜託!"
他们俩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继续他们嘲笑般的嘻闹游戏。

小睿:"干!",小睿像是发现什幺似的,大喊。
阿沁:"怎幺了?"
小睿:"你无套啊!"
阿沁:"废话!我们都没戴套~她也没有套子了!难不成还要等你买回来吗?"
晓芸:"有...有买套套要戴套啊!",我像是挂在悬崖上看到救命绳索般的,大喊着。
小睿:"啊!有说要买套子吗?干~嘿嘿嘿~我忘记了!",小睿朝我坏笑了一下。
阿沁:"恩~干的好!"
小睿:"喔喔~~阿你是要射了没啊!都干多久了"
阿沁:"你以为我愿意啊,姐姐的小穴都被那变态的22cm的洋屌干鬆了,不夹紧根本没感觉,除非我也插进子宫里。姐姐妳也稍微夹紧点好吗?不然弟弟我没什幺感觉呢~那我也插进子宫里啰!"
晓芸:"啊~啊啊~",阿沁刚说完,我就感觉到原本还再子宫口外完摩擦的异物,突然又坚硬的挤进我的子宫口里。
阿沁:"喔!干~果然子宫口没有被插坏!还是超紧的~爽!"
小睿:"真的假的!快点~我也想试试!"
阿沁:"喔!干~要射了!!"
小睿:"喔喔!快快~~射满她!"
晓芸:"!!不~不可以~说好不能内射的!"
小睿:"蛤?我们有说好吗?"
阿沁:"呵呵~干~现在的女人都只爱洋屌内射是吗~就让老外内射~不让我们内射喔..."
小睿:"对啊!你是看不起国产的~还是看不起我们啊..."
晓芸:"KEN有戴套,他没有内射啊..."

他们俩个互看了一眼
小睿&阿沁:"哈哈哈哈~"
小睿:"妳白癡吗?他射在哪了啊?",小睿捡起被丢在一旁的套子说着。
阿沁:"对啊!射在哪啊?套子里面只有润滑液,里面可是一滴洨都没有啊。"
晓芸:"......"
阿沁:"干!!射了~",阿沁用力一顶,他的龟头扎扎实实的插进我的子宫里,不断的注入年轻人的精华。
结果他没拔出去...一直插在里面...继续说着。
阿沁:"不管你是不喜欢国产货,还是你根本就瞧不起我们,我们两个今天就要内射妳到怀孕,不过呢~嘿嘿~"
小睿:"首先~~应该要把老外的洨先洗掉对吧!"
他们俩个相视一笑,突然我感觉到我体内,一股比刚刚还要更多的热流不断的冲击我的体内,阿沁居然就在我体内尿出来了。
晓芸:"不要~~",小睿把我从阿沁的身上拉起。
阿沁:"干~等一下啦!妈的!!",阿沁突然开始破口大骂,因为他发现他的下半身开始被浸湿,原来是他刚刚尿在我体内的尿跟着他和KEN的精华一起流出,甚至因为这快感让我达到久未的高潮。
晓芸:"啊~不行了~"
小睿:"干~她潮吹了耶!妈的有够贱的,居然被尿道潮吹了!"
阿沁:"干!你还有功夫在那笑,我裤子都被她的淫水泼湿了!"
小睿:"你又没差,明天又没课,根本不用去学校啊!而且那根本有一半是你的尿吧!哈哈"
阿沁:"你还笑咧!干!要你买的东西拿出来啦!"
小睿:"喔~要写什幺咧?",小睿把刚刚买的麦克笔拿了一只给阿沁,自己也拿了一只。
阿沁:"还要想喔?你都没在看A片喔!母狗~骚穴~精液便所~免费公车~欢迎内射~内射次数~这幺多都可以随便写啊!"

  于是他们两个就在我身上开始挥笔急书,在我胸口上写了母狗,在我小腹上写了骚穴又画了一个箭头到我的小穴,在我右腿上写了欢淫内射,在我左腿上画了两笔像是用来纪录的正字记号,在我的被上写了大大的八个字"精液厕所,淫蕩公车",他们边写边聊着天。

阿沁:"那个老外真超敢的!居然直接问我们要不要看活春宫,还说不用钱咧!"
小睿:"对啊!还说~援交妹他已经付钱了,也说好后面会有两个人接着玩,所以让我们可以尽量玩。"
阿沁:"对啊,谁能想到我们从网咖出来要回家就遇到这种好事!"
小睿:"你说他干嘛找人来偷窥啊?"
阿沁:"谁知道,可能是想表现自己的能力吧!"
小睿:"是说~这妓女为啥说他有戴套啊?"
阿沁:"你刚刚没在看吗?她拿套给老外以为老外有戴套啊!"
小睿:"她都收钱了,干嘛还要要求戴套啊?"
阿沁:"你白癡吗?因为她贱啊"
小睿:"哈哈!对齁!婊子一个"
阿沁:"好了~也写的差不多了~我们继续吧!"
小睿:"恩"

  两人说完又开始分别握着大屌,插入我的体内,甚至连屁眼也...无法倖免,每次要射的时候,都要插进我的小穴里喷发。他们俩至少分别射了两次以上,他们也拍了很多照片说星期一可以去学校炫燿炫燿,他们干道一个免钱的妓女,超爽的。

我趁清晨没人的时候,我跑回家中,我回到家时收到了KEN传来的讯息~
KEN :"怎幺样?昨晚爽吧!"
晓芸:"那两个高中生你找的?"
KEN :"对啊~怎幺~他们没让妳爽到?"
晓芸:"你...",我发了一个生气的贴图。
KEN :"我看妳们玩的挺happy的啊!",KEN连续发了好几张照片还有两部影片给我。
晓芸:"你...怎幺会有这些!"我看了很激动,因为那些是阿沁和小睿拍的。
KEN :"当然是他们俩传给我的啊!找他们去的条件就是要交功课啊~"晓芸:".........为什幺不戴套?"
KEN :"我有戴啊!你不是也看到我最后拔套吗?"
晓芸:"不要假了,影片很清楚你一开始就没戴"
KEN :"很爽对吧!被直接内射进子宫的感觉。"
晓芸:"……"
KEN :"好啦~下次会带啦!好好期待下一次约炮吧!"
晓芸:"我才不要~"
KEN :"真的不要?",我已读不回。
KEN :"可以啊~已读不回是吧!"
KEN :"像妳这种随随便便就跟人在外面野战的Bitch,还好意思要求别人戴套?"
KEN :"我看妳就跟他们在妳身上写的一样,是精液厕所、淫蕩公车,根本就是个Bitch!"
KEN :"之前听妳说妳单身四年,我看根本就是没人想干妳那被人人上的公车鲍鱼吧!"
KEN :"就算妳要我无套干妳,我现在想想都还要犹豫一下,妳是不是有病呢!"
KEN :"只可惜昨天没一次干坏妳的子宫,不过我相信会有人很热意接手执行的!"
KEN :"反正我也没那幺想,再干被屁孩干到潮吹的Bitch!",我看到着边就没看了。
KEN :"我可是知道你在哪间补习班啊!"
KEN :"妳就等着,我会叫他们多带点人去找妳的!"
KEN :"被屁孩尿到潮吹的Bitch"
晓芸:"!!!!",过了良久,我才看到讯息,马上回了他讯息,但是一天两天过去了,完全没有已读,看来被封锁了。

结果有一天,在我上班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
阿沁:"姐姐,好久不见啦!",阿沁带着俩三个人到了柜檯,其中小睿也在里面,阿沁看着我的表情,笑的我心里发寒。

至于后续被阿沁带人来报名补习班,以及KEN有没有后续,就留到以后的以后有机会再讲吧~(基本上应该没机会了吧~作者没灵感xddd,毕竟小云只有说到她被那两个像是高中生的弟弟内射后自己回家而已。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